最新一期《南方周末》發表《這好那好,沒有問題?》一文。作者作為省委組織部門派出的考核人員,到一個省轄市一天談了兩名處級幹部、六名科級幹部,只有一名處級幹部談了一些問題,其他幹部都是說這好那好、“沒聽到什麼反映”。
  文章說,一個幾十萬人口的市,身為領導幹部長期在這裡工作和生活,居然聽不到一點問題,誰信?作者很生氣,抱怨如今考核幹部,通過好多程序和方法,都聽不到真話,造成一些幹部“帶病提拔”。對這種歸因,我不敢苟同。組織上聽不到對幹部的真實反映,很大程度上是有些組織和領導自己一手造成的。
  憑心而論,這麼多年來,有多少幹部考核,組織上不是帶著明顯傾向,不是在追求“考核成功”,生怕被考核人出現否定因素。往往一些群眾反應並不太好的幹部,組織偏偏是帶著領導意圖來考核,單位不跟著唱“雙簧”都不行,這樣的考核組能真心而坦然地聽取不同聲音嗎?考核組能夠保證講真話的人不被跑風露氣所累嗎?何況,有些“紅人”的種種問題和劣跡,早已婦孺皆知,沸沸洋洋,上級真的不知道嗎?
  也有另一種情況,只要是說往外推薦幹部,有些單位知道這一意圖,不論上級意中人選的優劣,必然上下同心協力,要麼掩飾問題,要麼濃妝艷抹,出於本位主義的種種功利目的,以“出幹部”的名義“送瘟神”有之。問題是,我們有多少考核不就在追求這樣的效果,甚至利用這種群眾心理讓某些並非德才兼備的幹部上位?
  筆者至少是主張講真話的人,想到這樣的現實,遇到要評價組織馬上要重用的人,真不會無私無畏沒有顧忌而脫口而出了。不僅是對他人的評價,指出他人的缺點或不足,人們不敢說真話,覺得說了白說,就是對自己,你單純得只會說真話,也不行。
  很早以前,每年寫個人總結,當很多人生怕說到自己不足時,我總是年年給自己找至少三條問題,並寫進年度考核表裡(歸檔可查)。一年年過去了,從沒見組織上糾正從不寫自己缺點和不足的,也沒誰說我做得對。只有我知道這樣做,對我自己有好處(別人不一定理解),所以我至今不後愧。只是後來,我怕別人說自己“鬼做”,也學著對問題“淡定”了,不在書面對自己死磕了。要不然,不自知之明的人並不難為情,嚴於解剖自己的我反而尷尬,像個“另類”。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一次大型教育活動中,部門領導對部屬進行談心批評,並要求形成書面記錄上交,當時作為一名副職的我,對一名部屬提了一條意見。沒想到,主要領導主動湊到這名部屬跟前說:“這條意見是誰提的?”明顯是撇清自己,討好人,陷我於不義。只是他有所不知,我跟這名部屬私下是朋友。正因為是朋友,我才把誰也不好提的意見給點出來,希望他改進。
  善良的動機不一定得到正面的反饋,這件事還是給我上了一課,在現行體制和政治生態條件下,你講假話,你好別人也好;若講了真話,還真有問題。所以,作為組織部門,把聽不到真話,歸咎於基層和下級,不如從自身查找原因,帶頭求真務實。“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先做到,這樣才能營造一種人人敢言善言的寬鬆環境!”這句話是作者站在省委組織部角度對下級組織和幹部說的,我看不如對自己講更好。
  文/易國祥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組織部聽不到真話該生誰的氣?)
創作者介紹

tl74tljl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