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晚上,警方在真武廟二條進行勘查攝影/本報記者袁藝
  5月12日,西城區真武廟二條一女童吊死在卧室的門上,當時有傳言稱為快遞員作案。隨後北京警方闢謠,稱女童死亡已排除刑事嫌疑。日前,北京警方公佈案情調查結果,詳解排除刑事嫌疑的依據。此前有傳言稱,女童曾經打電話對母親稱,有一名送快遞的工作人員試圖進屋,事發後家中7000元現金丟失。警方人員表示,快遞員並無作案時間且快遞員未曾進屋,同時女童曾打電話對母親說快遞員要進屋也不准確,因為女童家中沒有座機,女童也沒有手機,而原本稱丟失的7000元也已經在女孩家中找到。
  事件
  9歲女童家中身亡
  網傳快遞員作案
  5月12日,某媒體網曝當天下午2點左右,西城區真武廟二條七號院一女童被吊死房門上,疑似快遞員作案。隨後,北京警方通報,稱5月12日下午2點左右警方曾接到群眾報警,稱一女童在西城區真武廟二條家中吊死。接報後,公安部門成立專案組展開調查。經現場勘查、調查訪問、調取周邊監控錄像、屍檢及DNA檢驗等工作,目前已排除女童死亡的刑事犯罪嫌疑。
  參與此案偵辦工作的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一支隊支隊長齊世銘介紹,警方5月12日下午2點31分接群眾報警稱,在西城區真武廟二條七號院一女童死亡。同時,由於涉及未成年人死亡,北京警方接報後立即啟動了重特大案件聯動機制,指派屬地派出所、西城分局、刑偵總隊、網安總隊等多部門組成專案組趕赴現場。
  齊世銘稱,他們趕到時,屬地派出所已先期對現場進行了保護、警戒。刑偵技術部門趕到現場以後對現場的痕跡物證進行發現、提取、固定和檢驗,同時法醫部門趕到兒童醫院對女童的體表進行了檢驗,然後在徵得家屬同意之後對屍體進行瞭解剖,進一步確定死因。
  據警方調查,死亡女童今年9歲,北京市人,生前在北京市西城區某重點小學三年級就讀,為了上學方便,她和父母於2011年8月開始在真武廟二條七號院租住。
  解讀一
  吊死在房門上有無可能
  事發現場位於真武廟二條七號院,是一個一居室,一室一廳一衛的結構,當警方趕到時,因為女童家屬已經把孩子送到兒童醫院進行救治了,所以警方沒有看到原始的現場。只是家屬描述在卧室門後邊有一排掛鉤,一共是6個,掛鉤上掛著一條圍脖,圍巾套在女童頸部。
  據瞭解,女童死時面朝屋內,腳離地大約20釐米。後經法醫檢驗,死亡女童身高128釐米,體重20.6公斤。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一支隊支隊長齊世銘說,事發的中心現場位於這套房子的卧室內,卧室門為內開木門,木門高184釐米,門內側有一排橫向金屬掛鉤,共6個,一條毛線圍巾掛在第三四鉤,在距離地面104釐米處打了3個結。事後,據孩子母親說,當時自己的女兒就是“掛”在了這條打了結的圍巾上。
  齊世銘介紹,因為家屬發現孩子就是吊著懸空的,為了嚴謹他們隨後做了實驗,用和孩子體重相符的物體去試,後經證實鉤子完全能承重。
  解讀二
  快遞員為什麼不是嫌犯
  事發後,有媒體報道,孩子曾經打電話對母親稱,有一名送快遞的工作人員試圖進屋。齊世銘接受採訪時表示,在現場勘查時確實在女童家中門廳地面上,發現了一個未拆封的快遞包裹箱,但這個快遞並不是女童家的,是鄰居家的。
  齊世銘說,快遞員在給鄰居家送快遞時沒人,由於他要送好多件快遞,就敲女童家的門,想把東西寄放在這裡。事後,這名快遞員告訴警方,當天共派送了400多件快遞,由於時間緊迫,跟小女孩交流不到一兩分鐘,根本沒有進屋。隨後他又給小區另一個住戶送快遞,之後離開了小區。關於快遞員的說法,在警方對女童鄰居以及另一個收快遞人的詢問當中得到了證實。鄰居說,當天12點57分曾給快遞員打電話,快遞員說已經把東西放對門了。同時,警方通過查看小區附近的監控錄像可以確認,這名快遞員從進入該小區到送完全部快遞離開,前後不過20多分鐘,基本沒有作案時間。
  齊世銘稱,事發後,他們把快遞員穿的鞋包括其他家裡的鞋與現場地面的足跡進行比對,沒有快遞員的足跡。警方經過勘驗確認,地面沒有經過任何非常規處理,“進行打掃、沖刷、擦地這都沒有。”
  解讀三
  為何排除刑事作案嫌疑
  對於是他人將女孩掛在圍巾上的可能性,齊世銘表示,偽裝現場,然後把人殺害以後偽裝成自縊、縊弔,必然身體有其他外傷,“其他致幻、致昏、先用勒等手段,然後再掛,但這些東西都不可能形成一次性索溝(壓痕),目前的索溝(壓痕)明顯是一個縊吊索溝(縊繩壓痕),是開放性的索溝(壓痕)。”
  “再一個它是沒有複合的。”齊世銘說,一般掐頸部也好,勒頸部也好,肯定會造成皮下出血,目前沒有發現。“再一個勒,一般會有閉合的索溝,而且偽造兩個索溝(壓痕)不可能重合。現在只發現一道索溝(壓痕),沒有複合的,而且小女孩身上沒有其他外傷,也沒有先打暈以後再掛上去的徵象。”
  與此同時,警方還對案發現場的那條圍巾進行了DNA檢驗,圍巾除了小女孩本人的DNA,還有她母親的DNA,沒有其他人的。齊世銘介紹,對於這條圍巾,警方後期對家屬進行了詢問,孩子母親說平常是小女孩戴,但是孩子母親有時候也戴,這個圍巾一直就掛在門後邊的掛鉤上。另外從小女孩的身體上,包括一些其他的衣服上,沒有發現任何其他人的DNA。
  解讀四
  孩子生前並未撥打電話
  除此之外,警方表示,還有一個關鍵證據可以證明,某媒體報道稱孩子曾打電話對母親稱,送快遞的工作人員試圖進屋的說法嚴重失實。齊世銘說,女童家裡沒有座機,女童也沒有手機,所以不存在這個事實。
  關於女童家中丟失7000元的說法,齊世銘說,網上流傳的消息將“丟錢”與快遞員聯繫了起來,這個丟錢的說法是當時女童母親說的。此前她出去買書時,從她的一個信封裡面拿了三百塊錢,裡面應該剩六七千元。她回來以後,救治孩子的時候,沒有找到這個錢,所以認為丟失了。實際上,經過警方勘查,孩子的母親很快就找到了這些錢。
  此外,通過對女童的血液檢驗,警方在死亡女童體內也沒有發現毒品、安眠藥、乙醇等致昏致幻物品。在採訪中,齊世銘告訴記者,從這一系列的勘查檢驗結果來看,沒有發現女童被人侵害致死的證據。本版文/本報記者李濤據央視  (原標題:女孩吊死家中為何排除刑事嫌疑)
創作者介紹

tl74tljl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