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莊超限檢測站位於濱唐公路從唐山進入天津濱海新區的交界處。記者三次來到這裡發現一個怪象,從唐山方向駛來的超載貨車到了公路部門的“治超站”卻不入,而是從旁邊一條砂石路駛入緊鄰的一個名為“高莊料場”的地方,無需卸載便順利重新駛上濱唐公路。
  超載貨車公然在“治超站”眼皮底下“暗度陳倉”,其中究竟藏著什麼貓膩?
  記者搭上了一位李姓司機的超載貨車進入“高莊料場”,只見十幾輛大貨車正在排隊,一間由集裝箱改裝的房屋開了一個收費窗口,屋裡的人正在忙著收費。李師傅報上車牌號並遞進去300元錢,對方收錢後沒有開具任何憑據,也沒要求卸載,只是記錄了車牌號便放行。在料場行駛約百米後,李師傅的超載車再次駛上濱唐公路,成功避開公路部門的“治超站”。
  既然需要交費,大貨車司機為何依然寧走“黑卡”不走“官卡”?一些司機告訴記者,這條線上超載的車輛多是從唐山往天津運送土石料的。如果不走“高莊料場”走檢測站,按規定必須將超載部分卸下後才能通過,卸載費時費力費錢,而走料場則只需繳納300元錢,不管超載多少都無需卸載。
  對此,天津濱海新區漢沽路政部門一位工作人員說:“這屬於私自設卡,料場根本沒有收費的權力。”
  面對眼皮底下一輛輛超載車“暢行無阻”,“治超站”和上級公路管理部門卻都表示“無能為力”。
  “只要貨車不上路,就管不了。就像您在自家院里,把車裝滿了,但沒上路,我能去執法嗎?”天津濱海新區漢沽路政部門一位工作人員比喻說。
  即使超載貨車在料場時“沒法管”,那在檢測站前方不遠處重新駛入主路後為何不及時執法?面對這一質疑,天津濱海新區第二公路管理處相關負責人李桂生解釋說,目前高莊檢測站實行四班兩運轉的工作制,一個班次1名交警,車輛、人員、警力都不足,常常“顧得了頭顧不了尾”,“如果我們流動執法了,檢測站就沒有人,站里就可能發生闖卡行為,這更是我們的失職。”
  濱唐公路天津漢沽段在2011年進行了全面維修,但記者在濱唐公路高莊村沿線看到,從唐山駛入天津的超載車很多沒有採取遮蓋措施,砂石灑漏遍地,塵土飛揚。貨車繞行“高莊料場”重新駛入濱唐公路處,更是砂石堆積,路面嚴重受損。而濱唐公路唐山段更是不堪重負,道路坑坑窪窪,小轎車已難以通行。
  一些沿線村民告訴記者,大量超載車給道路交通和周邊環境造成很大影響,群眾苦不堪言,多次上訪向政府部門反映,但幾年過去了,仍舊沒有改觀。
  對於超載問題,記者先後向天津濱海新區治超辦、漢沽治超辦、漢沽路政部門投訴,但工作人員均稱,需向領導彙報,再核實情況。漢沽治超辦接待投訴的工作人員稱:“我們是治超辦,是辦公,不是執法。”
  (據新華社天津4月20日電 記者張澤偉、岳月偉、曾 健、劉元旭)  (原標題:“官卡”形同虛設“黑卡”收錢放行)
創作者介紹

tl74tljl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